同程吴志祥:疫情后十个领域有大机会

疫情过境,文旅行业无疑是受损失最大的行业之一:酒店民宿在降薪、裁员;主题公园、特色小镇,80%、90%也都是一直在亏损运营。

身处逆境,如何“生存”,尤为重要。

2002年,从同程诞生之初,吴志祥就一直带领同程在逆境求生的路上行走着。

2004年成立公司,当他拿到营业执照的时候,中国的旅游行业已经有了携程和艺龙这两个很大的上市公司。

直到2006年,同程都还只是一个苏州的创业团队。但是央视给了他们一个杀出重围的机会——赢在中国。从来没有参加过路演的他却抽中了1号。他花了6个小时不断练习一个2分钟的演讲,获得了胜出。同程第一次得到了命运改变的机会,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创业公司,变成了一个有点名气的企业。但是光有名气是不够的。两年时间,他们一笔投资都没有拿到。

2008年,同程拿到了第一笔1500万的融资。这是同程的第二次转机。但是随之而来的2012年,开启了长达3个月的双程大战。此时,腾讯投资了同程。

18年的时间,同程从一个5个人的创业公司,发展成了万人规模的在线旅游企业集团;同时,另一板块同程控股包括同程资本、同程航旅和同程金服。

同程一路走来,一直在证明着“天无绝人之路”,证明着机遇是与挑战并存的,证明着逆境非不可战胜。相比于眼前的困窘,更重要的是,如何把握好行业的走向和复苏时期的机遇。

以下是同程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吴志祥的分享:

01 疫情期间的生存法则

第一, 打破阴云迷茫:信心

其实在除夕的时候,我们就判断,这次疫情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不管是对于同程,还是对于中国旅游业。

我们先马不停蹄地完成了2000多万用户的退单工作,这件事情让我们3000多名客服在服务中心奋斗了15天时间,很多同事都是一边加班熬夜,一边流泪的。他以前加班的时候是可以赚钱的,现在加班,公司在退钱。在大年初七的时候,我们有2500名的客服、旅游产品的销售人员,即将进入到失业状态。

面临这样的情况,我们要求公司中所有的小团队都迅速行动起来,去寻找机会。

在大年初七的时候,我们做了这样一张表。

同程吴志祥:疫情后十个领域有大机会

这张表有一部分不准,这是在大年初七的时候给同事们的,其首要目的,就是帮助我们的同事树立信心——旅游业一定会恢复的。那么在没有恢复期间,我们应该做什么呢?

有的时候信心比黄金还重要,你有这么一张表,他们就会去思考,要做些什么。

我们有一支部队30个人,花了10天的时间,从卖酒店变成了卖酒精;在疫情恢复的时候,又从卖酒精变成了卖酒店。前后不到100天的时间,整个公司的供应链、产品,转了两次。

这支小团队,叫惠出发。而整个转换过程,都是这个团队中的30名同事自己计划、自己实施的。没有明确的指令、没有事先的预算。是他们自己找到了卖酒精这条生存之路。

第二, 守好第二曲线:对冲型业务

2018年11月27日,公司上市第二天,我们一个副总裁产生了一个极为强烈的第二曲线的念头——卖菜。

第二天,我们用七个小时的时间探讨了中国生鲜生产贩售的方方面面。之后,“同程生活”诞生了。一年半的时间,同程生活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一年收入超过100亿、月环比增长超过30%、完成了1.5亿美金融资的一个平台,在5月份,还将完成1亿美金融资。

什么是第二曲线?

在我们到达创业顶点的时候,要开启的就是我们的第二曲线。

中国有81万个小区,以小区为单元,专注微信社群的流量红利。抓住社区生鲜这么一个风口,把两个对接起来。不到16个月的时间,我们同程生活从1000万的估值做到了40亿。

我个人认为,“卖菜”这件事,在疫情过后会和卖旅游非常完美地结合起来。疫情期间整个中国的居民,都以小区为单元,被封闭了超过60天,这就会让他们养成以社区作为自己活动主要半径的一种行为模式。这样的行为模式会改变用户的认知。未来,中小旅行社的社区化将会成为一个非常核心的趋势,而旅游行业的低频高客单价,将和生鲜行业的高频低客单价完美的融合。

同程有了同程旅行,同程生活,我们就天然具备了对冲型的业务。如果没有意外事件,所有人都外出旅游,我们就可以为你定火车票、飞机票,带你去南极;当有意外事件的时候,我们可以提供新鲜的蔬菜饭食,这就是一个对冲型的业务。

有了这样的对冲型业务之后,无论是居家还是外出的场景,我们都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这样外界的环境变化对我们整个企业的冲击就会缓和很多。1万5千人的集团,如果业务全停,这将是一个灾难。怎么样让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这是你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第三,永不停歇的成长:创新

在疫情期间,同程还投资孵化了10个小的创业团队,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比如说习惯熊,一个亲子家庭教育的内容电商平台。在过去三个月的时间内,月营收环比增长超过200%。一个从0开始做的团队,在疫情期间,营收超过1000万。这是有一定挑战的,中国的创业企业要死掉30%到40%,但是一定也有创业公司能活下来,能够逆袭。

差别是什么?就是创始人和团队,是创始人能否有劲带着团队爬也要往前走。

我觉得一个优秀的雷速体育直播就是让自己燃烧。在同程过去的100天中间,我们投资和孵化的四个团队都达到了刚才的水平。虽然我们的度假板块遭遇了困境,但是原有的人员、团队,进入到创新团队,也依然能够创造很大的价值。

当你走出第二曲线后,你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登顶混吃等死,并不能给你的人生带来持续的成就感,并不能给你的人生带来持续的兴奋、持续的幸福。只有在重新寻找、突破第二曲线的过程中,你克服困惑、彷徨、恐惧、犹豫等情绪,你才能够成就自己。

02 疫情之后的复苏机遇

在疫情过后,我们整个中国的创业企业,其实都可以关注十个行业。

第一个,社区生鲜。

社区生鲜,三年内将会产生千亿公司,农产品的电商化将大有可为。这句话让我一时间百感交集。同程竟然能够用自己的拼搏、自己的商业智慧,去解决许多老百姓的生活问题,去为农村老百姓多赚一分钱、为城市里的老百姓多省一分钱。

 第二个,中老年的线上文娱旅游。

不要担心旅游行业是不是从此就没有了,不会的,但是我们要换方法做。如果你是旅游行业,一定要把中老年的线上文娱和旅游结合起来。旅游是一个低频、高客单价的产品。你跟用户一年只能沟通一次,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你就想办法与用户进行更多的接触——比如说,让用户每周都在你那边上课,琴棋书画摄影、服装模特等等。

中国未来的中老年退休市场是一个1万亿的市场。投入到全球最大、最火热的、最肥沃的土壤中间,太有价值和意义了。当你把中老年的线上文娱做好,旅游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第三个,直播短视频+X。

直播短视频+X有机会成为新的流量入口。全世界只有一个投资人投出两个1000倍的项目,这个投资人是吴世春。他在一周之前说,整个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了直播互联网时代。

我觉得他说的太对了。所以今天的每一个创始人,你必须学会隔着屏幕去跟自己的客户、用户和自己的员工去进行沟通。在100天之前,我第一次隔着屏幕开全体员工大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傻子。但是到了今天我至少直播了200场,在镜头面前,感觉到的就只是放飞自我了。这也是一种能力,要能够对着手机屏幕把自己点燃,特别的重要。

一周前,我开通了自己的视频号,我觉得视频号也是一个机会,既然是一个机会,我就应该身先士卒,我就应该去体验它。我每天发两条视频,我自己录、自己剪,自己上传。10分钟完成一条,每一条马化腾都点赞,跟我一起去分析评论。我发现马化腾对直播腾讯的视频号特别的关注,所以我知道视频号在腾讯内部一定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项目。所以同学们,如果你还没有关注到视频号的流量红利,去把握住。

第四个,线上+线下将成为教育创业的标配。

同程投了四个教育行业的创业公司,其中两个都有可能遇到极大的挑战和困难,原因是创始人不愿意最快的改变和学习。我们要改变自己的脑袋也是非常有挑战的。

这次70万+的线下教育机构,基本上遇到了灭顶之灾,下面的突破口一定是线上线下结合起来。以前的家长不愿意让孩子上网课,而今天的疫情,逼着所有的家长带领孩子去上网课。

所以,今天的教育创业者一定要学会线上线下结合。

第五个,机器人。

机器人将更快的走进日常生活,如果有机器人行业的创业公司,也可以跟我们进行沟通和互动。

第六个,在线问诊、医疗O2O、社区医疗。

两周之前,上海发了18张互联网医院的牌照。我有几位朋友是这个行业里面的,他们赶上了这波风口。

第七个,知识付费。

知识付费将诞生10家以上的10亿公司。在疫情过后会有越来越多人的去习惯通过互联网提升自己的知识,向优秀的人学习,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知识服务领域里面,我觉得一定有机会去诞生10家以上的大公司。混沌、樊登、罗辑思维,然后在各个细分领域,我觉得都还有机会。在线上教别人开挖掘机等等,都有机会诞生10亿以上的公司。

第八个,远程办公、企业服务市场。

在我第一次开万人会议的时候,用的抖音直播。最近,阿里钉钉、腾讯会议都很火。Zoom在美国股市涨了三倍,这就是疫情带来的爆发机会。

当然,这都属于巨头的,即便Zoom股价涨了三倍,但是Facebook宣布进军Zoom这个领域之后,它的股价也跌了些下来。

第九个,新的员工组织形式会推动组织变革更快到来。

同程的“惠出发”团队,雷速体育直播是我们的VP。他当时上的是复旦的MBA,而现在惠出发的案例已经上了复旦的案例教程了。他在没有任何指令和预算的情况下,带着30人在100天的时间里面创造了奇迹。

《亮剑》里李云龙就说过“所有的排长、连长各自自寻活路,只要不违反党的政策,你们自己找补给,你们自己生存、自己发展,但是我们打大仗我们要形成一个生态,这个很重要。”今天同程就是要打大仗。我们的同程旅行、同程航旅、同程生活、同程资本,我们的惠出发、好想玩、同程优品,加上孵化的30多个公司,大家各自自寻活路、自我发展,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是帮大家去review,在平台中让大家自由的生长。

在《第二曲线》这本书里面讲的很清楚,你要搭建一个平台,一定要让大家自由的生长,我们这十几个团队在同程的平台里面自由的生长,我们做的事情是高频的review,通过review来不断的推进工作。

有同学担心,这是否会分散公司的主业。不会的,每个团队刚起步的时候,都只有10个人的小团队,习惯熊在三个月前刚起步的时候就是两个人的团队。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把土壤尽量地松一松、让它肥沃一点,允许各种各样的人成为雷速体育直播。只要他能够把团队带好、足够的优秀,所需要提供的养分就是,高频的review、公司的资源和平台对某一个行业的快速认知,这是我们给它提供的养分。

两个礼拜之前我们去内蒙古,签了一个全面合作的协议。这个协议让我们一起去打仗——我们的上市公司做了流量和宣传,我们的航旅集团开飞机专线,同程生活采购10亿的牛羊肉,同程资本定了10个亿的创投基金,甚至包括我们的同程商学院,在内蒙都专门设立了一个分院来帮助当地的创业者、牧民去学习如何进行直播。这就是新的员工的组织形式推动了组织的变革。

在疫情过后,我们很难再奢望回到一个垂直管理的状态——单独依仗一个老大去洞察市场、去无比英明地发号施令,很难了。

第十个,社群与私域流量将成为创业生存基本功。

在今天,如果你是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我认为这个公司如果值一个亿,你自己最起码值4000万。如果你是一个公司的核心员工,如果这个公司值一个亿,你最起码值500万。

你凭什么值?

在疫情过后的社群和私域流量,每个人、每个创始人,都应该成为自己的IP,为你自己的企业代言。今天,每一个创始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企业代言,这是你要学会的基本技能,把你的私域流量和企业的公域力量进行融合。

開始討論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