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道SPAC曲线上市 原亚洲首富孙正义再玩新财技成败几何

在成功抄底美国雷速体育直播股大赚约40亿美元后,前亚洲首富兼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又玩起新财技。

上周,软银愿景基金首席执行官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透露,他们正准备推出一家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公司在美国挂牌上市,以吸引大众资金。

所谓SPAC,概括而言,主要是发起方提前创造一个“空壳”上市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并完成募资,再寻找收购优质企业进行资产注入。如此,企业实现曲线上市并从SPAC公司获得融资,SPAC则通过资产注入变成“热门股票”,通过股价上涨获利。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孙正义与软银愿景基金希望自己所推出的SPAC公司能获得至少百亿美元募资额。

在拉吉夫·米斯拉看来,SPAC这种时髦投资工具正为愿景基金开展股权投资创造全新的资本运作方式,并让公众投资者有机会“接触”软银的投资组合获利。

有业内人士指出,孙正义之所以押宝SPAC,一个重要原因是掩盖当前软银愿景2期基金的募资窘境。由于规模高达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1期基金先后折戟Uber、Wework、OYO等明星创业公司,导致中东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对继续注资软银愿景基金心存顾虑,迫使孙正义不得不另寻新的募资方式。

据悉,目前这家SPAC公司将由愿景基金旗下的投资顾问公司运营,主要募集资金来自外部投资者与软银愿景2期基金(Vision Fund 2)。

“这家SPAC公司已吸引到不少欧美高净值人群(平均投资额约在百万美元)的关注。”一位美国投行人士透露,毕竟,这些高净值人群一直是SPAC资本运作获利的忠诚投资者。

对孙正义而言,发起SPAC的更大价值,不仅是将募资触角伸向欧美高净值人群,而且是让软银旗下股权投资项目能通过SPAC模式尽早上市,从而扭转1期基金巨亏的窘境。

但是,孙正义能否兑现,很大程度取决于他能否向SPAC公司注入优质企业项目实现股价大涨。反之,若此次资本运作失败,无疑将对孙正义在投资市场的口碑构成新的负面冲击。

孙正义能否兑现,很大程度取决于他能否向SPAC公司注入优质企业项目实现股价大涨。 制图 GREEN

孙正义押宝SPAC“财谋”

今年以来,SPAC俨然成为最火热的上市运作方式。

数据提供商Dealogic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已募集逾1090亿美元资金,SPAC的占比超过40%(超过400亿美元),但在2019年,SPAC的筹资额仅有约135亿美元。

SPAC的最大优势,就是企业上市流程加快与费用低廉,比如企业既可以节省巨额的IPO发行费用与相关成本,也能规避IPO路演、审查等繁琐流程。而SPAC公司则通过收购优质企业实现资产注入,也能通过股价上涨获得丰厚回报。

不过,若SPAC公司在上市后2年内找不到并购对象,那么它不得不面临清盘,将托管账户的资金附加利息悉数归还给投资者。

“孙正义的SPAC公司不愁没有项目注入。”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策略分析师Oliver Pursche向记者分析说。目前软银愿景1期基金拥有众多PE投资项目等待上市,而SPAC赋予这些项目快速上市的捷径。更重要的是,若按照正常的IPO流程,Wework与OYO等明星创业公司因此前的经营业绩下滑,很难登陆资本市场上市,而SPAC给他们带来新的“曲线上市”操作空间。

今年以来,电动卡车制造商Nikola Corp.、在线体育博彩平台Draft-Kings Inc等明星初创公司均选择通过SPAC并购交易模式上市,Airbnb也与SPAC公司接洽资产注入曲线上市事宜,让孙正义看到通过SPAC运作Wework、OYO完成IPO退出的广阔资本运作空间。

在Oliver Pursche看来,孙正义押宝SPAC的最大算盘,就是借助SPAC加快软银愿景1期基金旗下股权投资项目上市退出的步伐,进而改善1期基金投资回报与项目上市退出率,为2期基金募资创造良好条件。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2期基金之所以募资艰难,一个重要原因是软银愿景1期基金旗下大量股权投资项目未能实现上市退出且遭遇经营困境,导致1期基金去年巨亏约100亿美元,令潜在出资人对孙正义的投资能力“大打折扣”。更糟糕的是,Wework、OYO等股权投资项目一直要求软银基金追加投资以维持日常经营,令这些潜在出资人感觉这些项目已沦为“烧钱无底洞”。

若孙正义通过SPAC公司扶持这些项目曲线上市,就能一下子解决上述两大难题:一是Wework、OYO成功曲线上市大幅改善1期基金的投资回报率等业绩表现,二是用外部投资者的资金解决这些项目的资金需求。

高净值投资人或干预并购决策

不过,孙正义押宝SPAC的多重“财谋”能否兑现,也得过高净值人群这道坎。

“由于软银愿景1期基金的主要出资人是主权财富基金与动辄出资逾亿美元的顶尖富豪,因此他们主要关注1期基金的投资方向与长期稳健回报。但SPAC的出资群体完全不同,多数是追逐短期高回报的高净值人群,经常会干涉SPAC公司的并购决策。”前述美国投行人士向记者透露。尤其在SPAC公司拥有多个潜在收购项目时,这些高净值人群往往看法不一,导致整个资本注入过程格外波折。

在他看来,即使是孙正义这样的资本大佬,也未必能对这些高净值人群“一呼百应”。尤其是他的软银愿景1期基金遭遇一系列项目投资波折,更成为高净值人群干涉项目并购决策的“筹码”——若孙正义打算将SPAC公司收购软银愿景1期基金旗下项目,这些高净值人群很可能会以“关联交易”为由投否决票。

因此,如何在SPAC公司发行募资环节就通过条款设定,令孙正义拥有权威的项目并购决策权,很大程度影响着孙正义借助SPAC实现项目退出的成败。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些高净值人群是否认可孙正义在SPAC的收购决策,很大程度取决于资本注入能否带来股价大涨——只要有足够高的股价涨幅,这些高净值人群自然乐于与孙正义“站在一起”,即便注入SPAC的项目未必具有业绩高成长性。反之他们也能退而求其次,持续投反对票“坐等”SPAC公司在未来两年无法注入资产,从而收回投资本金与相应利息以确保自身资金安全。

“但对孙正义而言,一旦SPAC运作失败,无疑又给自己增加了资本运作败笔,不利于软银愿景2期基金的后续募资。”Oliver Pursche直言。

開始討論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